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彩牛网免费资料大全 > 达柳斯迈尔斯 >

达柳斯-迈尔斯: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糟糕透顶的事

发布时间:2019-06-15 16: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很多人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是不会和大家分享这些事情的,现在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糟糕透了的经历,这些事我从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不想让我回忆了。现在让我们回到那个故事发生的年代,在那个时候联盟还是最初的联盟,我还拿着双向报警传呼机。

  在2000年的时候,由于一些看起来很蠢的原因,我差点就死在了阿隆佐-莫宁的家里。

  我有一个好兄弟叫昆廷-理查德森,我习惯叫他大Q,那时的我刚刚被快船队选中,作为一个新秀我很庆幸我的好兄弟大Q也和我来到了快船队。现在我邀请他作为特约嘉宾,和我一起给大家分享我那些年经历的事情。让大Q先来和大家打一个招呼,大Q:“大家好,很开心能和我的兄弟一起给大家分享一些过去发生的事,我会保证他说的都是事实。”

  在过去我们很多事情都是一起做的,在选秀的那天,我很开心自己能被快船队选中,他们在做了一些事情之后给了我俩很多的钱,大概有几百万美元吧。选秀一结束,我和大Q就上了球队的私人飞机到了洛杉矶,到了机场,我们还一直保持很激动的状态,我始终无法相信,我对大Q说:“嘿,我们终于也能上私人飞机了,不敢相信。”我和大Q都是来自小地方的,我的母亲是一个开校车的司机,大Q的父亲是城际列车的司机,所以我们上了私人飞机都很兴奋,我以为我们可以出人头地了。

  当我们下了飞机,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有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一辆加长黑色林肯的旁边,手里举着一个写着我俩名字的牌子。这让我们更加不敢相信了,我才刚刚从高中校园走出来,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我很难相信现实,大Q还好一点,他还上了一年大学。

  然后司机把我们送到了宾馆,不我说错了,那是一家超级豪华的星级酒店,我从来不敢想象还有这么豪华的酒店,杰-鲁的歌曲《Livin’It Up》的MV就是在这个酒店里拍摄的,在进了酒店之后,这里的一切让我们都大开眼界,房间里的灯是自动打开的,这些设备在现在的年代已经是满大街可见了,但是在当时的年代,这些让我们都很兴奋,这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但这就是真的。我俩的内心都是:“兄弟,这些真是太疯狂了。”

  而那个时候的我们才刚刚成年,面对这些显得都很稚嫩。我们刚到了这座大城市之后,我们幻想着自己能够马上成为这座城市的球星,能够见到很多女神级别的女星,会有很多球迷喜欢我们。但是我们很快知道自己还是一个新秀,是不可能很快的拥有这一切的,而这些还不一定会发生在你身上。所以我们很冷静的在房间里打游戏做各种消遣的事。大概一个月之后,我们参加了开头说的那个活动,我们受到了阿隆佐-莫宁的邀请去参加他的慈善喜剧秀活动。

  在这个节目里会有很多有名的演员、歌手和球员聚集在一起,这里就像一个夏令营一样,会有野餐和聚会。我们很荣幸的和阿伦-艾弗森、斯蒂芬-马布里、加里-佩顿、兰尼-克拉维茨(当代最杰出的摇滚歌手之一)还有那个演过情景喜剧《Martin》的汤米-福特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然而一些不好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在第一天我们在参加完给孩子举办的类似篮球训练营的活动后,我回到酒店里休息的时候感觉到身体很不舒服,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挺过那天晚上的,我的浑身都在疼。第二天醒来,我发现我浑身都是痘痘,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我不得不去找莫宁的医生求助,他看见我的症状查了半天对我说:“你以前得过水痘吗?”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我怎么会得水痘呢?他很肯定得告诉我,我得了成人水痘。我当时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我知道你们肯定会笑话我,我居然在莫宁的活动上得了水痘,但是如果你知道得水痘是多么的糟糕你就笑不出来了。我心情很低落的给我母亲打电话说:“妈,我需要你坐飞机过来照顾我,我生病了,是水痘。”

  当时大Q还在和很多人在迈阿密的各个地方疯狂玩耍,而我只能在享受这折磨人的燕麦浴。他回到房间里,看到我的头上敷着一个大冰袋。他像个孩子一样在尽情地笑话我,这让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我很难受不想理他。他告诉我说:“兄弟,你没去真的是可惜,我和艾弗森面对面的交流,我们还一起坐了豪车,我们还一起去了夜店疯狂,我们玩的很嗨。”我正量着体温,我不想对他说的那些表示任何想法,我很想把他赶出房间去。

  前几天我一直发着烧,很幸运的是我后来好了很多,我终于康复了,我们一起又去了莫宁的家。他对我们真的是很好,我们很感动,他对我们说:“你们应该去玩水上摩托,那很爽的,相信你们会爱上这项水上运动的。”

  我是在圣路易斯东部长大的,我从来没见过水上摩托,我和大Q对莫宁说的水上摩托很感兴趣。在我们真正接触到了这项运动之后,如他所说的,我们爱上了这项水上运动,我们骑着摩托玩了一圈又一圈,我们很享受在水上奔驰的那种感觉,就像那首歌的名字一样,我们纵情狂欢,那时的我们就像两个十八九岁的富翁在尽情享受着这一切。然后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会出乎你的意料,当时码头停着很多的船,有一条船很难被看到,好像是一艘快艇,在玩之前,莫宁告诉我,“一定要注意这艘船前面插着的红旗,看到他之前千万要减速。”但是我玩着玩着就忘了他的嘱咐,当我把摩托开到最快向前猛冲的时候,由于阳光很刺眼,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忘了自己是朝向码头这边,当我看见红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摩托飞快的撞上了快艇,然后我就飞上了天。

  大Q:“就像电影《黑客帝国》里的场景一样,人在空中漂浮着。”在上一秒我还在尽情地释放着情绪,下一秒我就头朝下的到了空中,有一瞬间我想到了几天后的报纸标题:《一新秀在迈阿密遭遇摩托艇事故不幸死亡》,我还在想我在圣路易斯生活了18年,才刚来到大城市里享受生活,我不能就这么死在码头里,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努力的在空中翻转了自己的身体后掉到了水里,就像炮弹一样猛冲到了水里一直往下沉,所幸的是我游泳技术还可以,甚至比的上菲尔普斯了。但是我在海里什么都看不到,海里面是一片黑暗,我只知道往上游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我努力的让自己的头浮出水面,可是有东西缠住了我的脚,可能是海藻,我只能一边向大Q求救一边挣扎。

  大Q:“他当时对我说,兄弟,快救我,我的脚被海藻缠住了,快点救我。”我很快的游到了他的身边弄断了他脚上的水藻,把受了惊吓的他拖上了码头,然后我们就离开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吓人,我差点就交待在了海里,我还得告诉莫宁我骑着摩托艇撞翻了他家邻居的快艇。这些事在那个年代很荒唐,现在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再发生了。

  在圣路易斯东部出生的人,身边总是会伴随着一些、毒品和其他危险事件的发生。可能你们不信,在这个只有89个街区的小地方,被很多人称之为“谋杀之都”。所以有很多人无论怎么做,都会发现自己无法藏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只能选择面对这些,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我的一些表亲们就在大街上贩毒,我还认识一些帮派里的人。每天晚上睡下的时候会听到街道上的枪声,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能你不理解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人是什么感受,你只是在电视上或是听别人说起过这样的经历,但是你不可能和一个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一样有相同的理解和感受。甚至这里的孩子没有任何梦想,想的只是如何很好的生存下去。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当我上六年级的时候,那里才出现了可以移动的折叠式篮球架,在这之前我们都是用木板当篮板钉在电线杆上,用铁丝围一个篮筐打篮球。当移动篮框架出现之后,我们就可以在很多地方打篮球了。有一天我和一些小伙伴们正在大街上打篮球,突然有一个人从旁边的房子里向我们走来,他走路的样子给我们一种要出事的感觉,当你经历的多了以后,即使小孩子也会有这种感觉,它已经在你心里有了深深的烙印,就像一个久经战场的士兵,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会有直觉提醒他,我感觉自己应该扭头就跑,但是我没有那么做,我静静的站在那,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只见他朝我走过来,然后掏出了一把枪指着我,他问了我一些关于他车的事,他怀疑我们想偷他车里的东西。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即使我能看见枪里的子弹,我不记得他具体怎么说的了。我只知道当时枪顶着我的脑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只找了我,可能我是那些孩子里个子最高的吧,其实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他觉得我是孩子们的老大。

  我看着眼前黑黑的手枪,我知道自己不能和眼前这个人讲道理,我只能用机智的手段活下来。我勇敢的告诉他,“我是xxx的儿子。”他好像不明白的我意思,我说:“我是xxx的儿子,我是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其实我的父亲不和我在一起生活,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我只能说出我父亲的名字看能不能吓住他。幸运的是我父亲的名声帮到了我,他收起了枪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我快速的跑回了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母亲。这个城市并不大,只要那个人想找到我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母亲拿上手枪叫了很多亲戚朋友找到了那个人,把那个人的家踏平了。我无法忘记他们破门而入的情景,就像海豹突击队执行任务一样。他们给那个人留下了一句话,“永远别再找埃塞尔儿子的麻烦。”那个人真的很听话,我以后再也没见过他。

  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做了很多事情,如果没有我母亲尽心尽力的保护,我可能无法成长到现在。现实是很残酷的,好几次我和朋友在打球的时候,枪声就在附近响起,我们还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篮球上,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有的一些朋友很不幸被枪杀了,也有的成功逃走了,有的人一直在和枪击案打交道,就像每天在上战场一样,这些都是那么真实。

  在圣路易斯东部,没有哪个人会傻到靠近别人的射程里,我从来都没有靠近过那些危险的地方。有的人在自己的院子里练习射击打靶,他们用的都是那种有大容量弹夹的自动步枪,平时根本没有警察敢靠近周围。直到这一切都结束之后警察和救护车才缓缓赶到。这就是我从小成长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不可能有自己的梦想,因此这里的人都很平凡,没有人做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小时候有一个偶像,他就是拉方索-埃利斯,他成功的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了NBA,他再也没有回到这座城市里。

  在我上了高中之后,我收到了一些大学的邀请函,当时我很兴奋,本以为我是上不了大学的,这样事情对我来说就像是给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我的人生从这一刻起很有可能会发生改变。当时我正在上高一,我和大Q都受到了邀请,我们去参加了乔丹在芝加哥举办的训练营,在那里我见到了这位篮球巨星乔丹。

  在参加训练营之前,我一直在参加一些半职业比赛,只是为了挣点收入。我在13岁的时候就开始和这些三十多岁的家伙们一起打比赛,在我们一起拿了冠军之后,有很多人注意到了我们的表现,我和大Q受到了乔丹训练营的邀请,这对我们来说是很荣幸的一件事,你可能会见到乔丹,这位每个爱打篮球的孩子心中的偶像,堪称神一样的存在,可能你的人生会就此发生改变。但是这和之前参加过的比赛就不一样了,我们在去到训练营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乔丹。

  大Q:“我们见到乔丹表现得都很拘谨,我们有点紧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巨星,甚至我们对他有点敬畏,就像面对你的父亲一样。但是我们让自己表现得更好,想获得乔丹的赞扬。”我们和乔丹一起打球,你知道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防住他,更不用说我们了,和他单挑真的是自讨苦吃。但是我和大Q就像初生牛犊一样,我们很想去挑战乔丹。于是我就勇敢的上去和乔丹进行了单挑,很明显,我被乔丹打爆了,输的很惨,但是我还是努力想要进一个球或者防住他一个球,可惜我的能力不够。

  他对我的表现表示值得尊重。在训练营结束之后,我得到了乔丹的赞扬,还和他合了影,这可能是我来这最值得吹嘘的一件事了,我把合影带回了家,挂在了我的房间里。我妈妈还问我:“乔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回答她说:“乔丹其实和我们一样,也会爆粗口骂人。”当时我觉得乔丹和我们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我也能像他一样那么成功,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一直期待着我能有更好的表现能进入到NBA。

  在高三那年,我已经成为了这个州里最出色的高中球员之一,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我也是很出色的,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其实没多少人真正了解我。在我们比赛的时候场内到处都是人,好像整个城市的人都来看我们了,那些贩毒的事情在我们比赛的时候也少了很多。有一天我们照常进行赛前热身,我看见有保安在观众席的最前面隔离出来了一片区域,然后我看见一些穿着西服的人坐到了那里,我当时就明白了这些人是专门来看我的比赛的,我必须要表现得很好,就像在给这些人做汇报演出一样。

  我记得好像在这之后的每场比赛里,那里都会坐着一些特殊的人。在我高四那年的一场比赛里,我看见那里坐了一些球队的人,他们的衣服上有一个紫色恐龙的标志,那是猛龙队的球探。我觉得自己能进入NBA的梦想快要实现了,我表现得更加卖力。当你真正的从这样的环境里走出去,并且在高中就进入到了洛杉矶快船队,你就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那个时候的社交媒体还不是很发达,如果那时人们就已经用推特,这个消息肯定会席卷整个推特的。

  我们在训练营第一天的表现就惊呆了阿尔文-金特里,我们就像“水枪小王子”一样,在各个地方乱跑,还捉弄了很多人。记得我们还朝着老将德里克-斯特朗开了一枪水弹,斯特朗只能很无奈的对我们说:“你们只要不拿真枪打我就行。”我们那时候的表现就跟个孩子一样,和我们一起疯狂玩的还有拉马尔-奥多姆、科里-马盖蒂和肯扬-杜林。我们就像一支大学球队,做什么都是一起做的。你可以想象一下,在现在的时代,有5个准NBA球员在百货商场里一起购物,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大Q:“那里的条件很差,你在那都没办法冲澡,淋浴设备真的很破旧,就是一根管子上接着一个喷口,而且喷口很多都是坏的,根本流不出水,那样的日子真的是很难熬。”我们会开着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这样的豪车来到停车场,那些刚刚下课的学生看见之后会很震惊,他们表现出一脸很羡慕的样子。

  我和大Q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了,我本以为这就是NBA的样子。但是在我们去达拉斯征战季前赛的时候,我看到球队更衣室的设备,这次轮到了我们表现出一脸惊呼的样子。在每个球员衣柜面前都有各自的平板电脑,还有能够加热的椅子,这样的设备真的是很全面。

  然后我们就和火箭队打了一场比赛,在那年的休赛期,莫里斯-泰勒刚刚从快船队转会到了火箭队,在那场比赛里这个家伙就像刚刚从监狱逃出来的犯人一样,他那场比赛拿了30多分,他每进一个球就会冲着唐纳德-斯特林做一个开枪的动作,仿佛在告诉斯特林,你没和我续约你会后悔的。也许会有一些事情要发生了。

  大Q:“很多人一直在问我们一些关于斯特林的问题,他们希望能得到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其实斯特林不像人们想到那样,他有时候会带着一群穿着华丽服饰的人来更衣室里看我们,我们还在换衣服,他会当着很多人的面夸我们,会说我们是多么的帅。”而且我们还会互相调侃甚至说一些粗话。

  我知道那个阶段球队的战绩是联盟里最差的,但是我们觉得自己是有能力的球员,我们可以改变球队的文化。可能我们没法一直赢球,但是我们会努力比赛的。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的投手,这是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们的,甚至我没把握将一块石头扔进河里去,但是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完成扣篮,你可以去看我的比赛,我在赛场上一直保持着活力和侵略性,我很拼的。

  有场比赛,我们的对手是开拓者队,我在赛后找到了肖恩-坎普,他也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我几乎看过他所有的比赛。他对我说:“我发现你每次扣篮的时候都很用力,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一直这么做会发生什么?”我很疑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说:“他们会一看见你扣篮就不敢防守你,只会假装防守你做做样子。”听完他的话后我大彻大悟,之后在每场比赛的扣篮里,我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我都想把篮板给扣碎,他给我的建议很有用。

  我们的表现成功的让这座城市的球迷为我们疯狂了起来,如果你只是听我说或者在网上查查资料,你是无法体会那个时代的疯狂的。我说的都是真实的,可能只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才会有真正的体验。

  在我进入联盟里的第一个赛季中,我们总共只赢了31场比赛,但是我们感觉就和进了西部决赛一样,很多球迷一直在给我们加油助威。

  我记得有次我忘记了时间,球队规定的训练赛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开着我的座驾快速的在公路上疾驰着。突然我看见了后视镜里反过来的亮光,一辆警用卡车开到了我旁边,那辆警车没有警标,我知道自己很倒霉不仅要迟到还要因为超速被开罚单,我只能将车停了下来,正准备找传票时听见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问我,“开这么快你要去哪啊?”我扭头一看发现我只能看到他的胸膛,正纳闷一个交警都有这么高的身材,他伸出头来我发现这个人正是沙奎尔-奥尼尔,我对他说:“我正要赶去训练,马上就要迟到了。”他笑着对我说:“没事,碰到我算你运气好,罚款我先帮你垫着,下次碰到我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说完他笑得更厉害了,于是我赶紧开车离开了。

  大Q:“奥尼尔就是这么幽默,他就是故意逗你玩,他真的是一个很有搞笑天赋的球员,还记得有次大年夜他邀请我们去他家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说那天发生的事情。当我们走进他家的屋子以后,我看见奥尼尔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他家大屏幕上放的是一部电影,是一部他和很多穿着忍者服装的人打斗的电影。那些忍者在电影里疯狂扔着忍者专用的飞镖,类似于手里剑的那种道具。而奥尼尔戴着一个很夸张的假发,用他那学的很像的中国功夫向那些忍者反击,还纵身一跃从窗户上飞了过去,这真的是很疯狂。

  大Q:“我们回头看奥尼尔的样子觉得和电影里的样子差了很多,他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影,嘴里还一直在叨叨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电影里的那个人就是他。”

  对于这样的球星,我们会对他保持足够的尊重,如果你能在大街上碰到一个能在任何人头上扣篮的人,我们通常会举起拳头,并且朝着脑袋敲两下。

  真实的事是这样的,在我们刚进入联盟的时候,因为我们年龄太小,所以不能够自由的进出夜店,但是我们晚上又想出去玩,我们就开着车在城市里兜风,我们会去看高中生的比赛,我们很喜欢去韦斯切斯特高中看比赛,就因为那里的姑娘很好看。

  大Q:“是的,我很想能够混进到夜店里去,但是他经常拽着我去看高中的比赛,我看他就是想和那些美丽的女孩一起参加他们的毕业舞会。”

  当时我们很快就会成年,这样的年纪正是多交朋友的年纪,我很想和那些美丽的女孩多交流。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想和女孩进行接触,韦斯切斯特高中有几个很不错的球员,我很喜欢看他们的比赛,在那个球队里有特雷沃-阿里扎、哈桑-亚当斯和鲍比-布朗这些好的球员,我就是从他们那里学来这个动作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总是在命中三分之后做出这样的动作。

  于是我们也像他们那样庆祝,在看他们比赛的时候给他们庆祝,后来在我们的比赛里,每当我完成了一次暴扣或者大Q进了一个关键三分的时候,我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手握成拳头放在头上敲几下。我们没有觉得这个动作会火起来,但是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模仿这个动作了。有次我看橄榄球比赛的时候,当杰里-莱斯漂亮得完成了一次达阵后,他也用这个动作和队友庆祝,这出乎了我们的意料。这个动作竟然会这么受欢迎,慢慢的这已经融入到了很多球队的文化中去。

  大Q:“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达柳斯想要参加女孩们的高中毕业晚会。”我们也成功的让这个动作成为了文化的一部分。

  有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刚进联盟就能和乔丹这样的大品牌签约,我们可以让这个品牌更火更受欢迎,在这背后有一个听起来让人觉得很疯狂的事情。在参加完莫宁的慈善活动后不久,我们又去了乔丹在圣巴巴拉市举办的训练营,当活动结束后,我们坐在旁边休息,腿上裹着冰块,乔丹看见我们就朝我们走来,他看见我们的鞋子,表现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就像一位父亲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他问:“你们就穿这样的鞋?”

  在那个夏天,AND1一直在送给我们很多鞋,还有很多篮球装备,那个时候的我们觉得AND1就是最好的运动品牌了,我们还很高兴能够穿AND1的球鞋。

  乔丹对我们的回答似乎不太满意,我们马上很严肃的对他说:“呃,这个其实是他们送给我们的免费装备,其他的我们不知道。”我不知道乔丹会怎么回答我们,我只记得他说:“你们想穿耐克吗?”我们马上肯定的回答了他,然后他回了一句,“我明白了。”他就转身离开了。

  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两天后,我们的经纪人告诉我们,乔丹品牌给他发来了一份合作合同,他的语气是那种很惊讶的口气,我们也很感到震惊,就这样我们成功的加入了乔丹这个大品牌,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我们收到了一双又一双的乔丹稀有战靴,甚至一些球鞋在上市之前我们就已经穿上了。很难相信,好不容易从我们家乡走出来的我们已经混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们成为了乔丹品牌的代言人,这是何等的荣誉,甚至我们可以和乔丹进行一些对话。我很快的就给我的家人寄过去了合适的球鞋,包括我年迈的奶奶,我想让他们和我一起分享这份荣誉,我还给圣路易斯东部的一些人发了鞋。

  每次穿着乔丹牌子的球鞋比赛,我都会充满了能量,有那么一瞬间,我们觉得自己在打球的同时也在传播一些文化。在第二个赛季的一场比赛里,保罗-皮尔斯在比赛结束后向我走来,他对我说:“兄弟,你知道吗?我从来不会收藏任何人的球衣,这不是我喜欢做的,但是我很喜欢看你打球,我拿到了你的球衣。”那时的保罗-皮尔斯早已经功成名就,对我来说,这是对我的表现的最高敬意。

  虽然我们的球队的战绩很差,而且老板的脾气有点古怪,我们还在一个设备很差的大专院校里训练,但是我们的球迷对我们的支持让我们充满了动力,这座城市里的很多人都在为身穿红、白、蓝三色球衣的我们加油。我们也在每场比赛里拼尽了全力,我们表现得越卖力,就越能对得起支持我们的球迷。

  在这之前我的好兄弟一直给我一些忠告,但是我从来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他对我说:“你保持你本来的样子就好了,不需要为了别人而变很多。”

  在每个赛季结束的夏天,我都会回到我的家乡圣路易斯东部,我会去到我曾经玩耍过的地方。记得我刚开始有点名气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对我说:“成名了不要忘了我们呀!”我向他们做出了保证,我是不会忘记家乡的人的。

  我刚开始的想法是,我回去是为了让那些孩子们看看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我的车子、房子、发生的经历,我想要告诉他们,要像我一样努力才能得到这些。我本以为家乡的人们会爱我,但是这却成为了我的负担。

  这里的人是不会把爱放在你身上的,他们不会对任何人产生爱。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本以为钱是花不完的。那些邻居们的小心思我毫不关心,也不曾想过我身边的都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从一无所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了现在人们心中的百万富翁,事实上我还没完全准备好接受这样的变化。现在有很多关于我的新闻,都是报道我破产了的事情。很多人会问我:“你是怎么赔掉那些钱的?”

  其实这很好理解,联盟里像我这样破产的不只是我一个,你肯定听说过他们的故事,有的人会因为买豪车或者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而破产,这样的例子现在应该很少了,你要知道即使买豪车买到破产,这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往往真正让你破产的原因是一些人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真的耗费了太多的财富。

  到了最后,我几乎到了人生的谷底,我已经变得讨厌钱了,我讨厌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不去想这些事情,我就宅在自己的房子里。我一度得变成偏执狂还得了抑郁症,我还想要去伤害别人来发泄我的情绪。我已经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你很难想象到我经历的这些事情,球队在我加盟的第六个赛季已经到达一个顶峰,但是我却逐渐淡出了这个联盟,这对于27岁的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经过诊断,我的膝盖已经不足以支持我继续打球了,这样的现实对于才27岁的我来说是很残酷的。我一直在用篮球逃避现实生活中的事情,如果你也是在我那样的环境中长大,你会理解我为什么总是用篮球去逃避了。如果你也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你的心里会有一种阴影,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在时刻摧残着你,类似于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会选择用打篮球的方式去发泄心里的情绪,每当我在全场的球迷面前暴力扣篮的时候,这种压力会减少很多。可是生活让我不得不离开了篮球,我不知道自己该用哪种新的方式去逃避,有段时间我一直是处于迷茫状态。几年以后,我的母亲去世了,这对我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在我进入联盟之后,有很多人将我看作超级英雄,人们对我的夸奖太多了,有时候甚至我也觉得自己是超级英雄,但是很多事情总是让我无可奈何,刚进入联盟的那几年,我的妈妈就就已经患上了三种癌症,肝癌、结肠癌和骨癌在折磨着我的妈妈。我在离开快船队后,先后在骑士、开拓者和灰熊打过球,回忆起在那些城市的记忆,印象最深的一定是当地的医院和医生。

  这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困扰着我,我想过要逃避这些问题,但是我没有,我一直坚强的面对这些残酷的现实,我为自己直面困难没有后退感到骄傲,面对了那么多我都没有哭泣,我的很多亲人在我打球的时候去世了,但是我一次都没有让自己流泪,我很坚强。

  我的爷爷死于喉癌,奶奶死于心脏病,甚至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街头斗殴而离我而去,他死的时候,我才刚刚在休赛期回到家乡。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我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换做任何一个人经历了这些事情,会有很多人同情,但是我不需要。每个人都会经历过一些噩梦般的现实,面对噩梦,我从来没有退缩过。但是我妈妈的死,我忽然没有了勇气让自己面对,因为那是我妈妈啊!

  在我的妈妈去世前的一段时间,还在做化疗治疗,但是作用却很小,她的手不能接触凉的东西,不能把手伸进冰箱里去,甚至连凉水都不能喝。她的身体很脆弱,有天她只是抱了下狗,她的手臂就骨折了。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看到妈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脆弱,我的心里很难受,这可是当年拿枪去替我报仇的母亲啊。

  无论我做什么,我的妈妈总是在背后默默得支持我。最后两个星期,她丧失了语言交流功能,这时候我俩已经都懂对方的心意了,只需要一个眼神我就能知道她的意思。我整天都在陪伴着她,陪伴她走完这最后的一段路,我想过我的妈妈去世的那一天,我能否接受现实。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奔溃了。参加完葬礼,我一直呆在我妈妈的房子里,我想要去整理她的一些东西,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我不去和任何人联系,不回任何人的信息,包括大Q,甚至我关闭了自己的手机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有很多人想帮助我,想让我好过一点,但是我都拒绝了那些帮助,那时的我不想要任何帮助,我沉沦在了自己悲痛的世界里。

  白天我都在睡觉,一到晚上我就抽烟喝酒麻醉自己,我想让自己从痛苦的世界中走出来,哪怕只是一小会也好,我变得偏执和抑郁,我把枪放在自己的身边,我的心理越来越极端,我都觉得自己可能会去伤害别人,还有人欠着我很多钱。

  本来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应该和你们谈论抑郁症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这样的混蛋都能从抑郁症里走出来,那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战胜它。

  我在母亲的房子里呆了三年的时间,我总是很努力的想要离开这里,然后就不受控制的又回去了。我在那里被困了3年,每天晚上我都无法顺利的入睡,我的枪就时刻在我身边,我的心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有一天晚上,我很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打给了大Q。他已经搬到了弗罗里达州居住了多年,我问他:“最近在那边过得如何?”他回答说:“我在这过得很好。”我说:“我是不是也该去那生活一段时间?”他听到我这么想很开心,于是我连夜打车去了那里,我不想让自己再沉浸在痛苦之中了。在那我听到很多人谈论我,他们想知道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谈论的大多是关于我的钱,从没有想过我的母亲。他们也不关心我的生长环境,更不会想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我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变得很有钱,然后又变成一个一贫如洗的人。我住过超级豪华的酒店,也开过豪车,这就是我人生经历的一部分。

  现在我在弗罗里达州定居,和大Q在同一条街道。我终于能够安稳的入睡,身边也不用带枪,我的心慢慢从那段经历中走了出来。我慢慢变好了,抑郁和偏执在慢慢离我而去,我很开心我又能变得更出色。我和大Q也没再一起干过什么,以前的生活方式已经离我而去,人们依旧在讨论着我的事情,无论他们怎么想,这都改不了事实,那些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有一天我去一家宾馆入住,当服务员看到我的时候,表现出很震惊的样子,他说:“你就是那个,我想起来了。”说完他就用拳头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两下,我开心的对他说:“对,我就是这个动作。”他认出我来了,我的身上确实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我很想对所有关心我的人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现在很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topseorank.net/daliusimaiersi/19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