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彩牛网免费资料大全 > 达柳斯迈尔斯 >

堕落天使!小KG达柳斯-迈尔斯精彩纷呈的职业生涯

发布时间:2019-06-15 16: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一般来讲, 像我这样的失败者不会和别人聊这些事儿,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些我从未向别人提起的,糟到不能再糟的事情。首先,让我们一起回到过去,回到那个NBA还是NBA的时代。我将讲述一个最具2000年特色的故事: 那年,我险些在阿朗佐.莫宁(Alonzo Morning) 的夏季慈善活动中丧命。想象一下,年方十八的我刚刚在第三顺位被快船选中,一起和我加盟快船的还有老友昆汀理查德森(Quentin Richardson)。刚进联盟那会儿,我们几乎形影不离,他与我一样,都是我即将讲述的这个故事的亲历者。

  那时,两个对NBA还毫无概念的年轻人,掌控着新鲜到账的百万美元,一路坐着私人飞机来到了天使城。哥们儿,那可是私人飞机啊!校车司机和火车司机的儿子们居然坐上了私人飞机!当我们下飞机的时候,那场面简直和电影一样, 映入眼帘的是黑色豪华轿车和高举着印有我们俩姓名的接机牌的老兄,这一切对于一个高中生和一个大新生而言 真是如梦似幻。然而,你无法想象,我和昆汀在那个夏天险些丧命,这无关和黑道威胁,只是两个毫无顾忌的年轻人的轻率行径。当时我们受阿朗佐.莫宁的邀请出席他的夏季慈善活动,这是一一个传奇性的活动,许多著名的演艺圈人士都会到场。当然,少不了NBA球员们一一阿伦.艾弗森(A11en Iverson) 、史蒂芬.马布里(StephenMarbury)、加里.佩顿(Gary Payton) ...这是一场盛宴一无论对于受邀的孩子还是我们这两个菜鸟。

  第一天,我们和孩子们一一起参加了了篮球训练营,结束活动后,我感到很疲意,浑身酸痛的感觉让我很难受。第二天醒来时,我感觉自己置身地狱,身上起了许多小红点。于是,我去找了阿朗佐的医生,令人吃惊的是,他起初竟无法判断我得了什么病。

  我的天,我在阿朗佐莫宁的慈善活动中得了水痘!我看起来十分臃肿,毫无形象可言。当时我心里只想着:“老妈, 快坐飞机到迈阿密来吧!我需要你的照顾!”在我被水痘折磨的那段时间,昆汀在南海岸陪着孩子们玩耍,而我则成天泡在燕麦早餐里接受治疗(燕麦浴可以有效缓解水痘造成的瘙痒)。最糟糕的部分是,他需要每隔一段时间返回来看看我的情况,而我,只能顶着个蠢到家的大冰袋躺在床上。他在房里像个孩子一样欢快地跑来跑去,仿佛在对我说:“兄弟,我刚刚和艾弗森他们在一起,这太疯狂了!”那几天,我高烧不止,浑身乏力。几天后,我发现我的情况有所好转,能进行一一些活动了。 于是我和昆汀去拜访了莫宁,他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看到我被水痘折磨得够呛,他说:“小伙子们,你们该去感受一下冲浪的感觉!”“冲浪?”我对此一无所知。阿朗佐解释道:“就和滑雪一样, 冲浪就是海上的滑雪。”我从东圣路易斯来,那是个北部城市,我对滑雪都毫无概念。但当时我和昆汀想着:嘿,哥们儿,我们在阿朗佐的家里,我们得去感受一下什么是冲浪啊!于是我们二话不说就下水了并乐在其中。嘿,我们简直就是活在说唱歌曲MV里的18岁的百万富翁啊!我们说笑打闹,漫无目的地找寻着茫茫大海中可能出现的动物。但你需要知道的是,在码头,有许多船停靠在那儿。不巧的是,那天有一艘船停得位置非常低,几乎是淹没在了水里,好像是一艘快艇,而你在水面上几乎看不到它。我勉强能在那个位置的水面上看到一面红色的小旗,我隐约记得在出门时,阿朗佐曾叮嘱过我们要注意红色的小旗之类的话。但那时,我们正在阳光闪烁的蔚蓝海面飞一般驰骋,这些嘱咐早就被我们抛到脑后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看到的最后一个东西,就是那面红色的小旗一一随后, 我就被撞飞到了空中。我撞到了那艘快艇的边缘,连人带冲浪板都飞了出去。“NBA新秀因冲浪事故死于南海岸”的新闻标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该死,我在东圣路易斯活了18年,我可不要死在阿朗佐.莫宁的码头!绝不!于是我在空中用力控制住我的身体,然后钻入水中。你可能对我不太了解,但我真的很擅长游泳,我就是黑人版的迈克尔.菲尔普斯(美国著名游泳运动员)。游泳对我而言不是问题,但问题在于:我从没在海里游过,这水太咸了,我根本睁不开眼,如果我没法在水下看清周围的环境的话,我就失去了抵抗能力。于是我努力将头探出水面,不停踩水,但我能感觉到水草正逐渐缠住我的双脚。我疯狂向昆汀呼救:“兄弟, 快来拉我一把,快来拉我一把! ”现在请你想象一下,我和昆汀,两个刚进联盟的新秀,落汤鸡一样回到了阿朗佐的家,告诉他我们在冲浪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他邻居的快艇。哥们儿,这就是以前的联盟,这就是我们还在犯傻的岁月。在现在的联盟里,你再也见不到这样的事儿了。

  毫不夸张地说,那时的东圣路易斯充满了毒品、枪战和危险,那里是一个“杀戮之都”。因此,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多想避幵麻烦,你都无法找到一个藏身之所一你身处其中,你别无选择。我有许多表亲是毒贩子,也有不少兄弟是帮派成员。这就是我成长的环境,你每夜都会听到枪声,每晚都有人死去、有人负伤。久而久之,这成了一种常规操作因为你无法分 辨其中的不同。你也许曾在电视新闻、报纸或网上看到过类似的新闻,但我想说,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日子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在这里长大是种什么体验。梦想在那儿是种奢侈品,你唯一有资格思考 的是该如何活下去。

  我的母亲是我成长道路上最坚实的后盾,没有她的保护和支持,我可能都无法顺利长大。当枪声响起时,你可能还在打球,我有不少哥们儿在交火中死去,有些进了监狱,有些则在身上留下了可怕的枪伤,就好像他们上过前线一样。 我时常跟朋友们说,在东圣路易斯,没人会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射程内,至少我一生都没这样干过。当人们要进行射击练习时,他们会在自家后院里进行,是的,我是在和你讨论有50发弹夹的AR-15s步枪直到一切都结束,警察和救护车才会出现。这就是我们这群人成长的环境,我们不配拥有梦想。因此你会发现鲜有人能从东圣路易斯走出去并有所成就。在我小时候,我们那儿所有热爱看球的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拉方索.埃利斯(LaPhonso El1is) ,他成功打入了NBA,然后再也没回来过。我记得我进入高中后,陆续开始收到大学的邀请信,这一切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都太不真实了,就好像你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_那个世界并不属于 我们这种从圣东路易斯走出来的孩子你知道吗?尽管如此,依旧有那么一个时刻让我感受到自己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那天,我见到了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 。那时我高一,我和昆汀受邀参加了乔丹在芝加哥举办的训练营。在那之前,我打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篮球。当时我13岁,和成年人一起在职业业余混合联赛中打球赚钱,我的队友都是30岁左右的人,在我们夺冠后,他们还去问过我妈能不能带我去参加在夜店举办的庆功派对。在得知自己被乔丹邀请参加他的训练营后,我和昆汀都震惊不已。我们是公牛的铁杆球迷,公牛的比赛我们一场不落全都看过。乔丹是所有热爱篮球的孩子们心中的英雄,但我们坚信,我们对MJ的热爱和崇拜和别人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级别里。我们在到达训练营举办地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乔丹,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人啊!当他开始和我们一起打球时,没人想去防守他。别忘了,我们还是孩子,谁敢和乔丹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呢?

  不像其他人,我和昆汀对视了一眼,心想:不能怂,我们可不怕。于是我主动在一次防守中找 上了迈克尔一当然,他可是伟大的迈克尔啊,他有无数种进攻手段去得分。果不其然,他将我完全击溃了。但我依旧没有放弃对他的防守,这也让我得到了他的尊重。在训练营结束后,我得到了和他合影的机会,我把那张照片拿回家,放在了壁炉架上,让迈克尔看起来就像是我叔叔辈的长辈。我还记得我妈问我:“迈克尔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告诉她:“老妈,这太疯狂了,迈克尔乔丹就在站在那儿,他和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样!”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瞥见了希望的那道光,就好像:原来乔丹和我一样,也是个普通人,也许我也能成为他。但说实话,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 在那时候,我的每一天都充满了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我进高中的第一年, 我知道我是全美最好的几个高中生球员之,但我对此感触并不深刻。我只知道我们的比赛开打时,整个城市将会停止运转,就连那些毒贩子们也会停下手头的活来看我们的比赛一一是的,这很疯狂。

  后来,我在热身时发现,安保人员在体育馆J口铺起了地毯,紧接着我看到几个穿着POLO衫的老兄走进了体育馆,他们都是白人。我开始意识到了什么,是的,他们为我而来一一我需要向这些人展示我的全部。他们每场球都会来,穿着代表球队的POLO衫坐在球馆专门为他们开设的VIP区域观看我的比赛。我记得是在高三的时候,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天:我在热身时抬头望向“POLO衫专属区”,然后,我看到了那个标志,我看到了那支紫色的暴龙一多伦多猛龙的球探来看我的比赛了!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意识到,我真的、真的、真的需要做出些什么惊人的表现了,这一切对我能否离开东圣路易斯,走进NBA至关重要。好了,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NBA的故事。通常人们开不能理解从高中进入NBA是一件多么疯狂的事。他们更不能理解,在一支洛杉矶的球队效力是一件多么难以置信的事。这一切都远早于社交媒体时代,如果当时有推特的话,事情将会是另一个样子。当时,我们队里的一一群人都还是菜鸟一一是的, 我说的是所有人:我、昆汀、拉玛尔奥多姆(Lamar 0dom) 、科里:马盖蒂(CoreyMaggette)肯扬.杜林(Keyon Dooling) 。我们看起来就像一支大学球队。我们习惯了一群人聚在一起:五个NBA球员混在一起走进一个百货大楼那种感觉特别好。

  哥们儿,那是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时代。刚被选中那会儿,我和昆汀并不知道什么是好坏,什么是NBA,我们觉得这种惬意的生活就是NBA了。当我还没回过神来时,季前赛就在达拉斯开打了。我们群人结伴走进了更衣室,看到了更衣柜前的显示屏,带电暖的座位和所有NBA更衣室该有的设备。之后,我们在另一场比赛中对阵休斯顿火箭,在休赛季,莫里斯泰勒(Maurice Taylor) 刚从快船离开并加盟了火箭,他看起来就像是从一场绑架中得以脱身一般自在。那场比赛,他砍下了大概30分,每次进球后他都会从唐纳德.斯特林(Donald Steling, 快船队前老板)的座位前,当着他的面挠自己的屁股。看到这一幕,我们所有菜鸟都在想:我去,这不正常。当时我们开始意识到,有些事正在酝酿。我们开始明白,我们似乎正身处一支非常糟糕的球队中,而我们的老板是个怪咖,但我们认为我们有能量也有天赋去改变这一切。也许我们无法成功,但我们会在地狱里苦中作乐。

  我不是一个好的投手,篮筐在我眼里并不是星辰大海。但是,我能在任何人头,上扣篮。去吧,去看看我的比赛录像,那时候的我打得极具侵略性,我是一条饥渴的猎犬。在某一次和肖恩.坎普对位时,我隔扣了他。他是我的偶像之一 . ,我看过他所有的比赛录像。事后他对我说:“小子, 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些事, 一些我的经验之谈。记住,每次你想灌篮的时候,你需要非常用力,你知道这会为你带来什么吗?

  在肖恩.坎普告诉我这些后,每次灌篮我都竭尽全力,我试着把每一个妄图阻挡我的防守者彻底击溃一他没有说错, 这很管用。那个赛季我们只赢了31场球,但我们得到了每一名球迷的热爱。记得有一次我训练迟到了,于是我一路驾车狂飙直奔训练馆。然后,我看到了超速拍照的闪光灯,一辆没有标志的警车 挡在我的车前。我知道我超速了,于是我减速停下车,缓缓摇下车窗,准备接受那张罚单。接着我听到了一个很低沉的声音:“你要去哪小子?我当时有些不安他们派了一个中士来逮我这个超速的人吗?于是我转头望向窗外,吃惊地发现我竟看不到他的脸一这老5也太大只了吧?我的视线范围内唯一可见的是他的胸肌。“我问你呢小子,你要去哪?”那个低沉的声音再次问道。署接着他弯腰望向我的车窗那是沙克 (Shaquille 0 Neal)!我对他说道“老兄,我正赶着去训练呢,你害得我迟到了!”他转过身对我说:“别担心,我会补偿你的,你到时候只要把锅甩给我就行了。”我看着我的后视镜,心想,这都是些什么鬼?

  沙克有一一个老式的警灯,就是能安在车顶的那种,这会让你看起来像个警察。他坐进车,爆笑不止,向我挥了挥手让我跟上。说实话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感到不真实。 我和沙克来到了他家,他有一个巨大的屏幕,上面正在放着一部电影。这个大屏幕真的很专业,就好像真的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一样。 沙克和他的孩子们在一起打闹,装扮成忍者互相玩耍。我只记得那天我讲了特别多的话,不停地丢出忍者飞镖。沙克玩疯了,他四处奔跑,从这扇窗跳到那扇窗一是的, 这很疯狂。在那个年代,像我一样的年轻 人在这个联盟里得到的来自传奇球员们的照顾和关怀是所有人都拿不走的。当你身处2001、2002或2003年时,当你隔扣了一一个超级球星,或者你走在街上遇到了一一个传奇球员时,你会知道你该做什么的。你会举起你的拳头,和他的碰一下。 这,就是当时的联盟。我的老友时常会告诫我,但我似乎总是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他曾说:“你可以做你自己,但别太过火。”每年夏天我都会回到东圣路易斯,在进入联盟后也是如此。我买下了我曾经住过的那栋房子附近的所有房子。我记得当我开始打出名气的时候,每个人都对我说:“苟富贵,勿相忘。”

  我发誓我从没忘记过他们。在我的记忆中,我每年回去都是为了那里的孩子们,让他们看看我开着什么样的车,过着怎样的生活,我用我的表现讲述着什么样的故事一这一 切都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从这个鬼地方走出去是一件真实的、可以做到的事。我曾以为这个街区爱着我。但现实却是,街区并没有那么爱你,它不爱任何人。当人年少时,他总以为钻石恒久远。他不会在乎自己多么深谙这片街区的生存之道,也不会在意谁将他逼到了墙角:当你从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摇身一.变成为十八九岁的百万富翁时,这一一切对你而言都不重要了。如果你曾看过有关于我的新闻报道,那可能都是关于我破产的消息。人们会问我:“兄弟,你是怎么花光全部家当的?”你可能听过很多类似的故事,比如人们因为买了辆法拉利而倾家荡产。但我想说,你很难买法拉利买到破产,真正让你破产的是丑陋的商业交易。这让我的财富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但这并不是我的故事中最有意思的部分。 事实上,在我人生最低谷的阶段,我甚至不想要钱了,我不在乎任何事,我把自己困在家中,拒绝出门。我当时深陷抑郁,觉得自己可能会伤害别人。我感觉自己置身于无尽的黑暗中,不见天日。

  当我27岁时,年轻的快船正处于他们的巅峰,而我已经理论上淡出了联盟。那时候,我的医生告诉我,我的膝盖已经无法支撑我继续比赛了。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把篮球作为逃离现实的世外桃源。也许你会觉得我有一些精神疾病,但当你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你很难感受不到那些压力,而那种糟糕的感觉将会伴随你一生。所以我需要打篮球来释放自己,我需要在20000人面前狠狠灌篮来让自己感到愉快。篮球在我27岁时离开了我,我迷失了自我,开始变得情绪化。几年后,上帝带走了我的母亲,这让我彻底崩溃了。在我的NBA岁月里,我的母亲和3场癌症进行了艰苦的斗争:肝癌、肠癌和骨癌。当我在考虑离开快船后的下家时,首先考虑的永远是那些城市的医疗质量。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经历着这些,我的亲人一个个地离我而去,但我却没有时间去哭泣。我的祖父死于咽喉癌、祖母死于心脏病。而我最好的朋友格莱西则在2004年一场街头交火中被 人刺死。这些都没击溃我,但我母亲的去世真的让我崩溃了。在我的一生中, 她永远是我的后盾,她时刻保护着我,而现在,她不在了。我不想说谎,但当她在我面前闭,上双眼永远安睡后,我陷入了绝望。在母亲的葬礼之后,我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白天睡觉,晚上酗酒。最糟糕的部分是,当时有些人欠了我很多钱,每当我想起他们,都觉得我有种想伤害他们的冲动,我觉得我可能会把自己送进监狱。我在位于东圣路易斯的母亲的住所里呆了大概三年。讽刺的是,我一~辈子都在为了逃离那个地方而努力,但我后来又回来了。我把自己锁在家里,时时刻刻带着枪,无法入睡、无法逃离那个可怕的现实、无法获得真正的平静。直到某一天,我决心做出改变了,我打电线小时去找他。现在我和昆汀都住在佛罗里达,我们过着普通的生活一一但我能睡着 了,我也不用时刻带着枪了,我获得了我想要的平静。所以当你问我“在达柳斯.迈尔斯身上发生了什么”时,我会告诉你: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没办法把这些故事一说清楚。

http://topseorank.net/daliusimaiersi/19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